流御ん

【WT同人】请教教我,岚山桑!

*如题,只是短篇
*以出水公平中心
*依旧有病_(√ ζ ε:)_
*不知道在干嘛的太刀川,微岚迅岚
*全员ooc



(๑•̀ㅂ•́)و✧请教教我,岚山桑!(๑•̀ㅂ•́)و✧

出水公平有一段时间很崇拜岚山准在同龄女生中的高人气,所以决定向岚山学习变得受欢迎的诀窍。

“嗯?想变得受女生欢迎?”

“没错!请一定教教我!岚山桑!”

出现了!岚山桑的招牌式爽朗笑容,哇!简直和风早男神一样的爽朗!好耀眼!(/Y ω Y\)

“哈哈!出水君只要做你自己就足够有魅力了哦!”

“……岚山桑,这样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灬•˘ )

——哎呀,看来他自己还没有发现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啊……

岚山暗暗瞄了一眼从刚才开始就在远处偷听的某人,有些无奈地想到。

“那么这样吧,我教你一个我们岚山队在宣传时经常用的pose好了,虽然不知道算不算诀窍。”

“红豆泥?!什么样的pose?”∧(°ω°)∧

“很简单,飞个吻就行了!”

“……这样会被当成变态痴汉的……”(lll¬ω¬)

“不会这样啦!你看好哦!”

正好迅桑路过。

“迅!看这边!”

说着岚山就送了个飞吻过去,一手叉腰的姿势还显得整个人有点妩媚。

然后迅就走过来递了一包炸仙贝,微笑。

“要吃吗?”

“……”

——突,突然觉得岚山桑有点可怜怎么办?("▔□▔)

“好了,出水君你也试试吧!”(^_^)

“诶?!刚才不是……”失败了吗?话说岚山桑你四周有黑气环绕啊啊啊!

“嗯?”(^_^)

“……我知道了。”

——妈呀!好,好可怕啊啊啊!QAQ

“啊,太刀川桑,来的正好。”

远远望见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偷听的某人走了出来,岚山立马出声叫住。

“太,太刀川桑?”╭(°A°`)╮

——有种会被嘲笑半年的预感。〒_〒

“好了,加油吧,出水君!”(^_^)

“……哦。”

——嘤嘤嘤QAQ

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的太刀川只好装作无所谓我只是刚刚路过你们在干嘛好像蛮有意思的嘛的样子走上前,以掩饰心中的不淡定。

——出水要朝我飞吻!出水要朝我飞吻!飞吻!

将某人面瘫脸上的兴奋神色尽收眼底的岚山和迅,心底腹诽:你个傻缺痴汉大叔!

和岚山的动作相比,出水明显要僵硬了许多,但是不知是不是因为害羞,那一边送飞吻却一边闪躲的眼神和微微发红的耳尖却是显得十分可爱,再加上飞吻时撅起的粉色嘴唇,简直是……

“呜,我看到了天使。”捂心口ing

“紧急脱出!”

然后剩下三人一脸懵逼地看着太刀川化为流星飞回了基地……(●°u°●)​

“……”什么鬼???太刀川桑??!(#°Д°)

“恭喜你,出水君。”

岚山一脸欣慰地拍了拍出水的肩膀。

“……”

——完全不知道你是要恭喜什么啊啊啊!╰(‵□′)╯

fin

233333333333333333
(((┏(; ̄▽ ̄)┛装完逼就跑
大家再见!
















(WT纯脑洞文)14岁的出水公平(一)

*如题,写的是出水刚刚进border时候的事
*存在对于原作的不负责任猜想,总之别信(・ิϖ・ิ)っ
*人见人爱的天才出水男神,没错我就是痴汉(ˉ﹃ˉ)
*cp未定,偏暧昧,微太刀出,二出和乌出(*/ω\*)
*人物OCC,战斗场面都是渣
*更新不定期,是的我很懒( ͡° ͜ʖ ͡°)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

(一)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队伍?

场地一  A01队室

“嗯?柚宇酱你缩什么?”

作为A级No.1攻击手的太刀川庆(17岁)此时正一边嘴里吃着年糕口齿不清地回着话,一边操纵着游戏手柄和坐在一旁的国近柚宇激烈对战,然后像往常一样……惨烈地被打死了。

“我说队员啦太刀川桑,我们队现在还是只有东桑太刀川桑和我三个人哦,真的不再找一个射手或是枪手吗?”

国近柚宇盯着眼前这个腮帮子动啊动(嗯?)一脸无所谓的少年,语气有些无奈。

“我也想啊,可是有潜质的厉害的家伙都被其他队瓜分了吧?现在想立马找到一个合适的家伙也做不到了啦唔嗯唔嗯……”(←奇怪的咀嚼声)

“话是这么说啦……”

国近柚宇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样的话要不要去看看新人的情况?听说今年的新人里可有几个有趣的孩子哦?”

声音带着温和的笑意,刚刚外出回来的东春秋走进了房间,正巧听到两个后辈的对话,不禁提议道。

“啊,东桑欢迎回来!”两人一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队室门口的东春秋,也纷纷站了起来。

“新人吗?”

太刀川庆摸了摸光滑的下巴(那时还没有胡子哦),低头作沉思状。

……大约过了十秒钟,他抬手就抓了一块年糕往嘴里塞。

唔嗯唔嗯……

然后开始认真咀嚼。

“……”

果然期待这个人会有什么建设性想法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国近柚宇不禁内心os道。

场地二  C级新人战训练室

出水公平走进大厅,看着大屏幕上不断变换的对战表以及分数,心中不由有些激动,刚刚几秒钟灭掉的近界民实在太弱了,靠训练成绩又拿不到多少点数,还是直接对战来的痛快又轻松嘛!

喜滋滋地走进对战准备室,心里清楚不用自己指名也会有人上门来宰自己这头“肥羊”的出水干脆就毫无紧张感地等人来指名邀战,果不其然,很快他就收到了对战请求,看到对方还算高的点数,出水笑着选择了同意。

“Trion体生成中,战斗场地为市区A。”

出水看着对战人手持弧月出现,一边快速拉开距离,一边也迅速在手心形成方块状散发着荧光的子弹。

对方见这次的对手是个新人射手,当即心下一喜,这种对手一般只能一次性使用一种类型的子弹,而且射手本身为了攻击消耗的Trion量就比其他人大,防御从而就会变得薄弱,所以这场战斗,只要近了身,胜利就是我的了!

然而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闪烁着绿色荧光的子弹只一瞬间就在他身旁炸裂开来,建筑物被摧毁,看着从天而降的水泥块,他无暇攻击,只好一边身形狂退,一边赶快在身前展开防御,然而就在他好不容易抗住爆炸,想再次展开攻击时,却被从背后射过来的子弹一击射穿了心脏。

“Trion体到达活动极限,紧急脱离。”

“胜出者:出水公平。”

“哦?一开始的美特拉只是障眼法,最后的一发毒蛇才是杀手锏吗?”

太刀川庆站在二楼的看台上,看着大屏幕上的金发少年开局得胜的兴奋表情,一贯慵懒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然而就在看台的另一边,二宫队的队员们也似乎对这场新人战充满了兴趣。

“嚯嚯,挺能干的小子,作为射手很有天赋啊,你说是不是啊?队长!”

犬饲笑嘻嘻地趴在窗户上盯着大屏幕,却没注意到自家那个一向总裁风(误)的队长不知何时就离开了看台。

而此时的出水童鞋正开心地看着自己上涨许多的点数走出战斗准备室,尝到一次甜头的他决定以后每天就来这里赚点数了!顺便还在心中自恋一把,嗯!今天本天才我也是表现得非常好啊٩۹(๑•̀ω•́ ๑)۶所以为了奖励今天的自己晚饭就决定吃大炸虾了!油炸食品我来了!~o(〃'▽'〃)o

就在出水内心狂流口水时,本来嘈杂的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出水有些奇怪地抬起头,只见两个气场强大的人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大厅。

“喂!那不是A级的太刀川桑和B级第一的二宫桑吗?”

出水听着身边人群里的窃窃私语,心里也不由吃了一惊,高级队员来这里干嘛?

然而还没等他心里想出个所以然,这两尊大神就不约而同地站在了他面前。

出水顿时觉得脸部抽筋,不知所措jpg╭(°A°`)╮

“你就是出水公平吧,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队伍?”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话音刚落,全场鸦雀无声。

“诶?”(●°u°●)​ 一秒懵逼。

TBC

出水小天使ヾ(Ő∀Ő3)ノ太好惹←萌萌哒border一枝花(什么鬼

年糕星人太刀川桑ヾ(⌐■_■)ノ 帅瞎←总是卖着大叔萌的少年郎(额

画风不一样的二宫桑(๑˙❥˙2)憋说话吻我←作者是真的有病(没救了

↑都是在瞎逼逼,看到这里的你送你个💋

……所以说我到底在干嘛(撞墙






【空松中心】空气空松

Q:怎么样形容松野空松这个人呢?

A:大概…是像空气一样的存在吧。
﹉﹉﹉﹉﹉﹉﹉﹉﹉﹉﹉﹉﹉﹉﹉﹉﹉﹉﹉﹉﹉﹉﹉﹉
松野空松今天一天又完美地被自己的五个兄弟无视了。

a.m. 8:00

“哼,my brothers,今天又是一个perfect morning啊!”

伸手挡住斜射入窗的明媚阳光,松野空松嘴角勾起一个(自认为)迷人的弧度。

“哦,good sunshine~”

那个拉长的尾音还没发完,松野空松就被旁边十四松高速刷牙时的泡沫星子溅了一脸。

“……”

其他的四兄弟自动远离。

“轻松,递一下牙膏。”

“给,小松哥哥。”

“呼……昨晚又是谁打呼噜啊吵死了……”椴松在止不住地打哈欠和抱怨。

一松则是直接走到刷完牙的十四松旁边,仿佛那里不存在任何人一般,若无其事地把从刚才开始就保持一个姿势的空松踹倒在地,然后慢悠悠地拿起牙刷开始刷牙。

松野家的早晨永远都是这么平静祥和。

松野空松一个人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对着天花板眨了眨眼。

“……好痛。”

a.m. 10:00

“空松哥哥,如果玩剪刀石头布你会出什么?”

难得的最可爱的幺弟椴松的问题,这里一定要帅气地回答。

“哼,当然是石头了,my brother, 是男人就应该出拳啊,拳头相交可是男人的浪……”

“好了,我知道了,那就大家一起来吧,剪刀石头布!”

“……诶诶诶,要玩吗?!”

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松下意识出拳。

然后他就输了。

然后刚买回来的五个今川烧就没了。

p.m. 1:00~5:00

装备上固有的墨镜和(自认为)迷人的微笑,松野空松又开始了他寻找空松girls的宏图大业。

途中走进游戏中心看到正在帕青哥的大哥小松被骗走身上的钱然后无视。

途经书店对偶遇的在打工的松野轻松说声“加油,my brother.(牙齿闪光)”再次被无视。

站在桥上等待女生搭讪四处张望蠢蠢欲动结果被认为是可疑人物(痴汉)被警察蜀黍带走。

去警署途中遇到正在把妹的椴松想呼救被装作不认识。

好不容易从警署出来饿着肚子回到家却被从屋顶上跳下来的十四松砸晕。

“呵。”

意识消失前一秒听到一松的得逞一般的冷笑。

接着一片黑暗。
﹉﹉﹉﹉﹉﹉﹉﹉﹉﹉﹉﹉﹉﹉﹉﹉﹉﹉﹉﹉﹉﹉﹉﹉
松野空松曾问过自己,对于自己这种永远遭到无视甚至蔑视的待遇,会不会觉得很委屈很难过很愤怒很不满很想打人?

答案是……

——当然想!非常想!极其想!

——虽然被像对待空气一样对待,但是他不是啊,他是人诶!

——但是他又真的不能这么做。

——因为他不仅是人,更是松野空松。

——在松野空松眼里,穿亮闪闪的裤子,戴风骚的墨镜,很痛的说话方式,这些都是他。

——所以就算因为这些被兄弟们习惯性无视,他也还是他。

——同样,对brothers无条件的爱,这也是他。

这里插播一条采访。

嗯?你问我对几个兄弟的看法?

额……first小松大哥虽然看起来懒散,但是关键时刻却很有决断力,而且打架真的很强!!!我从来没赢过,never!

轻松虽然宅,但从各种方面来说却是最上进的,也是兄弟当中最认真的,很gentle的孩子哦。

一松虽然毒舌不留情,但一直很cool,虽然好像很讨厌我,总是对我拳打脚踢的,嘛,不过这也是一种爱的表达方式嘛!love~

十四松不用说啦,super cute的brother,很有活力!

椴松是最小的弟弟可是可靠度一点也不输给我们这些哥哥啊,虽然有的时候是腹黑了点,但依旧是my lovely brother哟。

嗯,全部,都是我自豪的brothers。

——他深深地爱着他的brothers。

——松野空松以此为傲。
﹉﹉﹉﹉﹉﹉﹉﹉﹉﹉﹉﹉﹉﹉﹉﹉﹉﹉﹉﹉﹉﹉﹉﹉
“空松哥哥怎么还不醒啊,不会有事吧?”

“哎呀,放心啦,那家伙的身体可结实着呢!”

“空松哥哥对不起……十四松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十四松,是我叫你跳的。”

“一松哥哥你绝对是故意的吧。”

“嗯。”

“……稍微也为自己辩护一下啊。”

“哼,反正我就是社会的垃圾,人渣……”

“唔…”

一阵低吟声传来,本来还在争执的五兄弟一见空松有转醒的迹象,立马一脸漠不关心地分散看来,该干嘛干嘛。

完全不知情的空松捂着还有些晕的脑袋爬起来,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看着房间里和往常没有两样的光景,虽然已经预料到了,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失落。

“空松哥哥,对不起。”

十四松低着头过来道歉,空松一愣,心里立刻涌上暖意,他安抚似的摸摸十四松的头,“我没事。”

“嘿嘿。”

十四松傻笑了几声,接着立马一个熊抱抱住空松,还往他怀里蹭了蹭,似乎是很享受被空松摸头。

当事人空松也是吓了一跳,突然与兄弟有这么温馨的互动让他觉得十分受宠若惊(?)。

“嗯?看上去好像很舒服嘛!哥哥我也想被空松摸头~”

小松嬉皮笑脸地也走了过来,开始撒娇。

空松面对兄弟们的热情当然很高兴,“哼,my brothers, 不要客气,哥哥来给你们爱的摸头!feel my love!”

然后他就被一松扔过来的茶杯砸中了。

“去死吧!”这是一松的咆哮。

“哈哈哈哈哈……”这是不知为何笑的很开心的小松。

“唉,空松哥哥真的是没救了。”椴松托着下巴表情很是无奈。

“这个时候突然来这么痛的发言,空松哥哥也真是KY。”轻松一脸何弃疗的微妙表情。

“呜……”而十四松不知何时已经在榻榻米上睡着了。

不明所以被贴上“空気が読めない”标签的空松此时此刻正在单方面被一松殴打。

嗯,在切切实实地feel his brothers' love。
﹉﹉﹉﹉﹉﹉﹉﹉﹉﹉﹉﹉﹉﹉﹉﹉﹉﹉﹉﹉﹉﹉﹉﹉
Q:在五兄弟眼中空松是怎么样的存在呢?

A:嗯,那大概是……空气一样的存在吧,无所谓看不看得见,但是他必须要在我们身边。

——永远不能离开。

END

作者有话说:这是在lofter上写的第一篇文,总感觉有点混乱和不明所以呢T^T  自己作为一个kara厨,希望kara能被大家爱着呵护着,就算一直被无视→大概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去写的。总之,希望喜欢kara的大家能喜欢这篇文(^_^)